Christian Rizzo访谈

采访
Noëmie Charrié — Published on FR 2022年1月13日

在有着美丽海岸线与剪影的海边

在与Noëmie Charrié访谈中,舞蹈编导兼蒙彼利埃ICI-CNN负责人Christian Rizzo分享了他的作品《看海》(Miramar)的创作视角和灵感来源。

在《看海》的创作过程中,哪些是比较关键的里程碑?

一切都源于一场观察:我喜欢海边,尤其是那些20世纪30年代风格的度假小镇,人烟稀少的冬天更甚。我的创作需要看着大海,观察海浪的变化。但我很快发现,我的视线总会被人们所吸引,他们眺望无边无际的大海,遥望远方的地平线。看着这些我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我好奇地想要观察他们的身体在同时处于投射与接收时的状态,传送并接收一些我看不到的信息。 他们表现出一种开心地,并且积极地接收意愿,我将其解读为来自远方的召唤。或许,他们并不是在眺望大海,而是试图看到地平线后的世界,一种无人可及的精神世界。归根结底,汹涌澎湃的大海是流动的,是一条通道,也是未知的别处和自我本身之间来往的导体。

我希望创作一部作品,在其中,我自己是一名见证人,见证人们呼唤并接收,而信息的流动是一致而统一的,单一性的运动。我喜欢在比亚里茨海滩上看到这样的景象,一如在《看海》中所表现。将所有这些点连接起来,我意识到“Miramar”也是我的家乡戛纳一家大型海滨酒店的名字。这个词听起来像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这只是一个作品的基础概念之一,尽管如此,这部作品仍然追求一种抽象的表现方法。

您在艺术创作中采用了多学科方式:舞台设计、灯光和音乐是如何与艺术家的表演融合在一起的?

我们采用了一种特别的工作方式:声音、灯光和舞台都是自然状态。毕竟,当我在室外的自然环境中表演时,我无法控制声音、光照与光线的变化。我对于观察物质的着迷,并与一些我无法控制,但却在运动的东西相互关联:于我而言,运动的概念至关重要。我想在光影流动、声音变化与舞台律动中观察他们如何共存。然后,我会开始谱写这样的和谐乐章。

作曲家Gérôme Nox,既与我们合作,也独立工作:他不时地参与排练,我们细心聆听,我们在录音棚外进行测试。至于灯光,由Caty Olive设计,她甚至在舞者到场之前就开始了。布景设计中一个重要因素是灯光由机器人控制:它们也会移动。这对我来说特别有趣,因为它启发了一种全新的创作和灯光设计方式。这些灯本身安装在轨道上,因此更有助于舞台聚焦于运动与转移。

“我希望创作一部作品,在其中,我自己是一名见证人,见证人们呼唤并接收,而信息的流动是一致而统一的,单一性的运动。”

您大部分的作品都是自然与机械的混合体。这两个矛盾的结合对您而言,代表了什么?

这一理念源自我自己的艺术领域,表演艺术:因为我的作品主要在剧院内部进行表演,所以我对于表演空间内的技术与人工机械处理有一种偏好。我很容易接受人造的东西,对我来说,人造的东西总是会有一种情感在里面:看到一盏灯亮了又暗了,就像看到太阳升起或落下一样令人惆怅。我也确实分不清自然光和人造光,而且我认为一盏熄灭的灯或一个放大的声音总是会激起我们的某种情感。

我曾经做过摇滚,所以使用扬声器和技术控制,突出某个姿势一直都是一种可以唤起情感共鸣的有效表现手段。但是这种情感也会与特定的某种运动相关:我知道在每一台机器的背后,都存在着人类的行为,一些有机的东西。我不会使用人工智能进行表演,因为可能会有自主判断的行为发生。我需要每一个机械动作仍然由一个舞者的姿势来触发。当身体与机器并肩的画面出现时,我也发现了有情感存在。事实上,人类的力量与美丽源自于我们的动物天性,与我们使用数字思考的能力之间的互动,从而创造出正确的视角。知晓我们是会思考的动物这一点,让我很兴奋,但我们也是一种以有机机存在的思想。

在《看海》中是如何表现的?

在《看海》中,共有10名舞者加1名独舞者。因此,我们既可以感受到独舞的快乐,也可以欣赏群舞的欢欣。换言之,一名舞者独自起舞,或是十名舞者独自起舞,又或是先独自起舞,后加入其他舞者,舞蹈都是自发式的各种情感表现,因此我们可以互相倾听心声。

然而,我并不认为这表演会让人感到快乐:我们正在向着更加忧郁的方向前进,但舞者之间自有一种联系,一种解毒能量,可以消除徒劳无谓的昏睡与等待导致的倦怠。当你在等待时,并不清楚所等待的事情是否会成真:你保是处在一种暂停的状态。在《看海》中,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自然灵活的联系。

“在我的作品中,舞者很少面对观众表演,除了在非常特定的时刻;他们总会面向一个很小的角度进行表演,因为我认为剧院舞台并不完全是面对面的设计。”

或许有人会说,我更喜欢另辟蹊径,而正面切入。但无论如何,这并不影响互动!

这也是一个视角问题。就像在绘画中,当你看到主题人物在看别处时,你往往也会跟随他或她的目光。一旦身体融入景观中,便可以引导观众的目光。没有这样的目光引导,一幅画作可能描绘的便是自然,而非风景。我利用舞者的身体来引导观众的视线,延伸至周围的空间之中。

在我的作品中,舞者很少面对观众表演,除了在非常特定的时刻;他们总会面向一个很小的角度进行表演,因为我认为剧院舞台并不完全是面对面的设计。

在《看海》中,我们试图描绘各种直接或是间接的关系,从舞者的位置变换中便可见端倪。如同Diego Velásquez的作品《Las Meninas》一样,这幅画作既相对静止,亦充满动感,每一个线条都延伸自舞者的目光轨迹。于我,这完全是一幅电影构图:一个人的身体如何转向一个特定的方向,双眼如何暂存所发生的事情,观察,记录,归于平静。

您时常提到“虚构的抽象概念”。您能根据《看海》中所表达的观点来详细阐述这个概念吗?

《看海》中有一些虚构的片断:例如,伴随着让人忆起进行曲或水流的抽象舞蹈,有人突然摔倒,另一个舞者走近,或者一个舞者牵着另一位舞者的手,他们一起表演了几个舞步,在此期间,舞蹈始终未曾停止。

这是一群笼罩在恐惧背景下的脆弱身体,相互紧紧相拥,在相互独立存在的分段舞蹈中,旋风般的爆发中交织着平静的时光,一名舞者将头放在另一名舞者的头上,轻轻滑过他的身体。不断有人摔落地面。一些人爬了起来,另一些人则依然躺在地上,让人想到熟睡的人,但也会联想起被冲上海岸的尸体,如同电影里的场景,被困在海滩上的人……

由Noëmie Charrié主持的蒙彼利埃ICI-CCN负责人访谈

照片 : © Christian Rizzo

视频

  • Christian Rizzo访谈 – Opéra de Lille

关于艺术家

Portrait de Christian Rizzo

Christian Rizzo

2021年,Dance Reflections by Van Cleef & Arpels大力支持舞蹈编导兼蒙彼利埃-奥克西塔尼大区ICI-CCN负责人Christian Rizzo的新作《看海》(miramar)。

查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