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杰明·米派德的维罗纳

Lauren Wingenroth

一组宝丽来照片,呈现不同情侣诠释《罗密欧与朱丽叶》

今年9月,本杰明·米派德(Benjamin Millepied)编导的 《罗密欧与朱丽叶》 当代演绎版将于塞纳音乐厅(La Seine Musicale)上演,L.A. Dance Project成员David Adrian Freeland Jr.将在两组不同的演员阵容中,分别与两名不同舞者搭档,扮演罗密欧。

这样的组合变换很常见,舞者们习惯于换搭档,有时几乎没有预先排练或是给予关注。让Freeland的演出经历颇为特别之处在于,他将在一个演员阵容中与Sierra Herrera饰演的朱丽叶共舞,而在另一个演员阵容中,他将与Mario Gonzalez共舞,从而将这对情侣重新塑造成两个酷儿男性。第三组演员中有两名女性,而第四组将是另一对异性恋搭档。

这些角色选择深化了故事中已经存在的观点:禁忌之爱;一个不允许年轻人做自己的社会。这是米派德在演绎《罗密欧与朱丽叶》时采取的几种方式之一,该剧目于2018年在洛杉矶首映后,大获好评。首先,它是一部常规三小时芭蕾舞剧的浓缩版,突出了Prokofiev最受欢迎的部分。罗密欧的扮演者Daphne Fernberger说,这部舞剧“直击故事的核心”,放弃了冗长的派对场景,专注于故事发展中的情感里程碑。米派德认为,这种象征性的非文字性解读让作品更容易开启“两性之间的顺利变化”

为了增加表现力,米派德使用了一种在当代戏剧中相对常见,但在舞蹈中不太常见的电影技巧:现场拍摄的场景跟随表演者进入后台房间,这里同时也是角色的私人空间。米派德说:“故事变得亲密、真实、且令人身临其境。” 当《罗密欧与朱丽叶》私密时光实时动态直播到剧场时,观众们根本未曾察觉,而当舞者们回到舞台,“就像看着电影人物从屏幕上走出来,”与Peter Mazurowski扮演的罗密欧搭档扮演朱丽叶的Daisy Jacobson说道。

“这些情侣间的浪漫并不显而易见,但更珍稀罕见的是,他们成为经典故事芭蕾舞剧的一部分,而不是一部抽象的芭蕾舞。”

米派德的演绎远超传统范畴。故事以当下的洛杉矶为背影展开,和大部分 L.A. Dance Project的保留剧目相同,女舞者不跳足尖舞。不过,这是第一部将这对经典情侣塑造成同性恋的大型芭蕾舞剧。尽管在新一代芭蕾舞剧中越来越常看到同性伴侣,但这些情侣间的浪漫并不显而易见,但更珍稀罕见的是,他们成为经典故事芭蕾舞剧的一部分,而不是一部抽象的芭蕾舞。(虽然也曾有过这样的先例,从Roland Petit于1974年创作的 《Proust ou les intermittences du coeur》 到Matthew Bourne的剧目,包括他对《天鹅湖》的酷儿版诠释。)

不同性别舞者在芭蕾舞中扮演相同的角色也是一个相当新的发展趋势。例如,Justin Peck便为他的几部运动鞋芭蕾舞剧选择了这样的演员,这样有时会找到导致温柔的同性伴侣。

Freeland是一名酷儿,在2016年加入L.A. Dance Project之前,曾与Ailey II和密苏里芭蕾舞团(Missouri Ballet Theatre)合作。在这部作品之前,他没有机会在舞台上与另一位男性亲密接触。“在舞台上和一名男子接吻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他说,“我很想在舞台上(成长过程中)看到更多这样的表演——我现在仍然想看到更多。”

虽然Freeland说他饰演的两个罗密欧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当他和Gonzalez共舞时,他确实表现出了“更多的酷儿本质”,他说他的举止和姿态会因舞伴的不同而不同。编舞本身对于每对情侣也会做出细微的变化调整,不过米派德说,他任何一部作品的演员阵容都是如此,更多表现的是舞者个性,而不是他们的性别。

Fernberger承认,作为罗密欧的扮演者,对于一些共舞时刻,她不得不做一些调整,但除此之外,她学会了如何利用推力和协调力,而不是单纯用手臂力量来举起她的朱丽叶,Nayomi Van Brunt。Fernberger说,“罗密欧”这个角色让她探索了女性角色中不常见的特质:蛮横、暴力、愤怒、勇敢和激情。她和Van Brunt探讨了作为女性对她们的角色意味着什么,以及她们如何颠覆芭蕾舞剧中核心的性别角色和等级制度,即“成为被赋予权力的女性——我们都是强大的我们自己”。她说,由此产生的最终伴侣关系可能比通常情况下更温柔,也更敏感。

尽管男女角色的性别构成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可能决定了观众对他们的看法,但Jacobson指出,在米派德的作品中,性别往往根本不是问题的一部分。(比如,当她还是个学徒的时候,她学习成为替角,扮演男性和女性。)Jacobson补充说,她把自己女性化和男性化的一面都融入到了对朱丽叶的诠释中,她觉得如果她和另一个女人跳舞,她也会这么做。

舞者们谈论芭蕾舞的方式中存在着一种性别中立的紧张感,舞者可以随意切换角色,而不受性别的影响,另一种观念是这些演员的选择是有意的、纯粹的酷儿选择。米派德似乎想要两全其美,尽管他在谈到自己选择同性恋情侣的决定时说,“对我来说,似乎不可能只以传统的方式,狭隘地看待爱情。”

Freeland说,尽管故事以悲剧结尾,但一些洛杉矶观众在节目结束后告诉他,他们看到自己的故事在一个他们所熟知并喜爱已久的故事中得到重现是多么感动。“他们在舞台上看到了自己,”他说。“他们在期盼那对情侣亲吻的过程中泪流满面,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样的美好是否会发生。”

照片:©Lorrin Brubaker

Magazine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