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chra Ouizguen:女性、声音与自尊

Adnen Jdey

一位女性的侧面剪影,头裹黑围巾,身穿白衬衫,背着另一位同样穿着的女性。

《Éléphant》是一部诞生于摩洛哥野外的作品,Bouchra Ouizguen深入到传统的Laâbate音乐剧目,并与其他四个表演者着手寻找女性合作者。

Bouchra Ouizguen不遗余力地从她血脉传承中寻找灵感。“和我以前的作品一样,这部作品完全在摩洛哥创作,这次是在山区中,”她如此评论《Éléphant》。“散步、唱歌、讲故事、亲近大自然都带给我们无尽灵感。” 尽管如此,这位出生于瓦尔扎扎特的舞蹈编导也承认,她没有考虑过这部作品与她之前作品之间存在任何关联。这部作品已于6月在蒙彼利埃舞蹈艺术节(Montpellier Danse Festival)期间首演,还将于9月在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和T2G剧院上演。“每一次,我都认为我正在创作的作品将会是我最后一部作品。”

在《Éléphant》中,她与长期合作伙伴及公司成员Milouda El Maataoui和Halima samoud再现聚首。两人都精通摩洛哥传统音乐和舞蹈。“在这部作品中,你可以听到Laâbate剧目。‘Laâbate’的意思是‘俏皮的女人’,”她解释道。虽然Laâbates与像Chikhates这样的男女混合乐团一样自由,并且受到摩洛哥男权者所憎恶敌视,但他们的全女性舞蹈和乐团经常受邀在庆典活动和家庭派对中进行表演,比如洗礼或婚礼,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皆是如此。

《Éléphant》已经筹备数年。2019年,在拉巴特双年展(Rabat Biennial)上初示研究雏形,自此,Ouizguen便开始步步推进,她说,当遇到新的艺术家时,她会优先考虑改变项目的艺术自由。演出形式也没有预先设定:没有人期望会有合适的舞台作品诞生,并且也因为新冠疫情而令境况更加复杂。

2021年秋天,Ouizguen选择在摩洛哥演员阵容中新增一位法国演员Joséphine Tilloy。两人相识于五年前的蒙特勒伊新艺术大剧院(Nouveau Théâtre)讲习班,Tilloy最终加入了Ouizguen’sCorbeaux。以《Éléphant》为例,在Tilloy加入剧组时,编舞创意已经完成了一部分,而且她还必须克服由于新冠疫情导致旅行困难所带来的各种限制阻碍。她回忆说:“因为边境关闭,我不得不等到去年三月才在摩洛哥见到Bouchra、Halima、Milouda和Mylène。”

Tilloy立刻便被Laâbate音乐剧目所吸引,尽管她对此类剧目知之“甚少”,但她喜欢“在这样的艺术氛围中进行创作。” 创作过程初期,始于在阿特拉斯山区徒步旅行,而非跳舞或是唱歌排练。“然后,Bouchra让我观察他们已经创作好的初始结构,”Tilloy说,“接着,她建议我设计服装、空间和节奏——最后,鼓励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运用我自己的工具,全身心投入到作品中去。”虽然摩洛哥传统的《Éléphant》渠道有着悠久的根源,与之相关的部分剧目至今仍然在上演。“流行的摩洛哥歌曲、舞蹈和音乐对我而言,并不属于过去,”Ouizguen说。这部作品不仅仅将这些因素融合在一起:当地舞蹈与音乐随着时光变迁而演变,而在Ouizguen的作品中,传统(可自由地重新构想)和她对现代舞蹈的喜爱之间,不断地相互影响碰撞。她直面且坦言这种双重影响:“传统舞蹈剧目是我日常训练的一部分。然而,我喜欢超越它,与它互动,制造冲突,也深入了解它,我用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来处理这部极其丰富的剧目,展示它的历史,它的语言表达,以及它的诗情意境。”

一位身穿白色衬衫的女性舞者,左臂向上托举起另一位女性舞者。

Éléphant、Bouchra Ouizguen,© Tala Hadid

从作品《Ottof》(2015年)、《Corbeaux》(2016年)和《Jerada(2018年)之后,Bouchra Ouizguen一直热衷于运用现场声音和语音,来表达纯粹的喜悦与悲伤。尽管在摩洛哥,女性的声音受到社会的压制,但在此处,却是真实存在的。“她对于声音的精妙运用深深地打动了我; 我必须要以不同于以住的方式处理它,”Tilloy说。“这与我们在驻场期间的共同经历一起,帮助我们感受舞蹈。我已经喜欢上了《Corbeaux》,也喜欢上了Bouchra让我们慢慢融入其中的方式,寥寥数语,只有声音,闭上双眼。钻研这种全新的创作素材真的是一种乐趣。”

《Éléphant》也会使用文本,用阿拉伯语说出,在蒙特利埃初演时未设翻译。那是临时决定,Ouizguen解释说:“自从首演以来,我们就反复思量是否要设翻译这个问题。并不是不需要翻译,而是不需要糟糕的翻译。” 在作品中,声音和身体在某种仪式中融合在一起,这仪式中唱歌多于舞蹈,展示了女性在体力劳动和时间流逝带来的痛苦中抗争。虽然她们组成了一个紧密团结的裙体,但是每一个个体也都散发着光芒。在Ouizguen的眼中,当社会为每一位女性的成长留出更多空间时,Laâbates,与任何一个女性合唱团的故事一样,都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这会是一种治疗方式吗?“我更认为这像一个女性社群,”Ouizguen说。这是一个通过尖叫和嚎哭来表达脆弱与孤独的女性群体,在塑造《Éléphant》过程中,舞蹈编导补充说:“作品来自于手工艺人的卑微劳动,来自于每个为集体得益而工作的个人,这部作品于此诞生。”

 

《Éléphant》
编舞:Bouchra Ouizguen
2022年9月14日至17日在蓬皮杜艺术中心,2022年9月29日至30日在T2G热纳维耶艺术剧院,携手巴黎秋季艺术节
2022年10月11日,赛尔齐蓬图瓦兹Points communs艺术剧院 / 瓦勒德瓦兹省
2022年10月18日,Espaces pluriels艺术空间,波城
bouchraouizguen.com

Magazine 01